企业文化Gallerys

风与她

  • 发布:2020-05-12
  • 编辑:NJY
  • 阅读:591
  • 评论:0 条

“喂!妈,嗯嗯,吃了吃了,在上班呢,在忙呢!先挂了啊!”嘟嘟嘟…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听着声声急促电话 […]

“喂!妈,嗯嗯,吃了吃了,在上班呢,在忙呢!先挂了啊!”嘟嘟嘟…

我不知道电话那头听着声声急促电话忙音的话是怎样一副表情。或许无奈的摇摇头,可能哀愁的叹叹气,应该欣慰的笑笑?我不得而知,只是从什么时候起和她的交流变得这么少了,一阵风吹过,催着我成长,也吹白了她的头发,吹弯了她的腰。

她与隔壁的农村妇女不同,没有顶大的嗓门,也没有粗犷的线条,瘦小的身子从记忆中由来已久,瘦得让人心疼,干柴细小的身子让我无法想象她少女时的青春明媚。也许她从来都是这样的,干瘦的身子时刻灼烫我的双眼,每次回家都会失神的久久盯着不放。

时间过得太快了,快到我来不及追溯过去,还没好好的回望她就老了。那时上街,她的手总被我牢牢的拉住不放,拥挤的集市上只要我抓住她的手,再多的人也不会害怕。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街上熙攘的人群中,她只会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了,只是我没有勇气伸出手去拉住她,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,来往匆匆,匆忙得顾不得回头望一眼她。

怒极的时候她也只能瞪着发红的眼看着我和弟弟,都怪她太过温柔了,还没有教训我们自己就先流了泪。一旁雄壮的父亲怒瞪着眼站起身后,我们又跑到了她的背后胆战心惊的探出脑袋看着发怒的父亲。她这时又忘记了自己全然还流着泪呢,像只瘦弱又倔傲的母鸡一般张开翅膀护着调皮的鸡崽,再来一次的话,我决然会让她蹲下身子,轻轻为她擦拭眼角的泪痕。

总有人说我很像她,弟弟像父亲。我温和,像个女孩子一样,而弟弟固执执拗,像极了父亲。小时候我向来不爱听这话的,总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,怎么能温柔随和呢,应该刚强不息才对。这些话也随着长大慢慢的少了,我却不禁有些怀念了,只是我再也分不清我怀念的是自己还是那个年轻温柔的她。

她与家里的堂姐姐说过,两个都孩子长大了,更难和我们说话交心了,她说如果有一个女孩的话应该能和她谈心的,我装作没听到从一旁走过。她应该很孤独的吧,很想和孩子们坐着聊聊吧?

风啊!且容我举杯敬你一杯吧,慢些,再慢些吹吧。我怕她再经不住吹袭了,我也怕我来不及为她挡住风霜,看啊!她那干瘦的身子依旧挣扎着张开了双臂,还是想保护些什么啊。歇歇吧,趁我们还年轻,趁她还未老。(燃气制备部 罗文衍)

文铝公告

联系我们

友情链接

云南文山铝业铝业有限公司© 滇ICP备15004071号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23号 电子标识编码:YN53260001201809120001